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乡芦笛 博客

心随博友畅游旮旮旯旯,眼跟博友遍享各地美食。交友以趣,待友以诚......

 
 
 

日志

 
 
关于我

小职员 喜宁静自在。 与其说我们在交流博文,倒不如说我们在交流心灵。目前90%以上的原创博文看了你会惊奇发现某个遥远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一类小小的人和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理解父亲  

2014-08-06 09:19:01|  分类: 闲事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和我通电话说80岁的爷爷每天的“必修功课”是与蚊子战斗。谁劝他罢战都没有用。

这是真的,过去我也亲眼见过多次,只是没有特别留意而已。

其实,母亲也曾说过多次,在农村老家的时候,他经常不听母亲劝告非要关起门把偷偷溜进家的老鼠打得上窜下跳,最终被逼到墙脚无处逃生才肯作罢。过去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惜粮食,非要把这些偷吃粮食的害人精消灭干净,还暗暗发笑:世界上的老鼠能是消灭一个少一个的?

但这恐怕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推测。

前几年,和他住在一起,午休时躺在竹椅上睡意朦胧的他可能会忽然翻身起坐,“顺手”抄起身边的苍蝇拍紧追一闪而过的蚊子,并把蚊虫狠狠的拍死在墙上。嘴里还不停的叨咕:“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有时竟然拿起身边的小板凳站在凳子上踮起脚追打。每次遇到这样情形我总提醒他年纪大了,注意安全。他也是口头上答应,一转脸又去打开了。尽管我为他们买来了电子灭蚊器、杀虫气雾剂等都被他搁置一旁……

其实,父亲如今对蚊虫追打如此乐此不彼我一点也不应该感到奇怪。父亲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年轻的时候就比较的固执不服输。

听说上世纪50年代末,父亲做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最大的“官”——生产队长。据说他的队长当的很不成功。指挥社员严格按照上级任务上交公粮,绝对的斗私批修,甚至到了苛刻的程度。群众不满,他就和人家吵,弄得祖母每天骂他,最后不得已干脆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一个人到徐州煤矿挖煤去了。后任的队长就不怕处分,偷偷私分公粮接济社员,群众没有不翘大拇哥的。这、这、这,真是,嗨!

如今,年纪大了住在城里没有了农活扒拉,既不会养花又不愿种草,整天除了电视就无所事事。但怎么就偏偏就爱上了和蚊子老鼠较真呢?

现在想来应该理解父亲才是。也是,一个不识多字的农民除了看看他从地摊上买来的半懂不懂算命相术之类的杂书,他还能干些什么呢?或许对于他来说打蚊子苍蝇是个城乡不分积极打磨时光很不错的选择吧。

在压力山大的当今,消弭矛盾保持平和的心态是当今人们健康的一个重要前提,对于这点恐怕没人会提出异议。

但对于老年人来说适当保持一点“昂扬”的斗志(最好是积极的)恐怕也未必有什么不好。父亲就在与蚊子的战斗中实现了他不愿服输的愿望,或者说找到了他活着的快感(至少证明他手脚灵活还能自理),如同广场中国大妈从寂寞中非弄出点动静来的意义恐怕如出一辙吧。

尽管知道父亲打蚊子追苍蝇有失足闪腰的危险,因为他“斗”并快乐着,就随他去吧。人们常说的“老小老小”或许就是这么回事吧。中国即将进入老年社会,如此看来退休之前我还是要多准备些爱好的,省得将来的孩子们对他们将来的爷爷——“我”打蚊子追苍蝇之类的举动感到突兀。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