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乡芦笛 博客

心随博友畅游旮旮旯旯,眼跟博友遍享各地美食。交友以趣,待友以诚......

 
 
 

日志

 
 
关于我

小职员 喜宁静自在。 与其说我们在交流博文,倒不如说我们在交流心灵。目前90%以上的原创博文看了你会惊奇发现某个遥远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一类小小的人和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哑友“大黑”  

2012-06-08 18:02:25|  分类: 乡情依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没将自己和放牛娃联系在一起过,如果突然说自己是放牛娃,倒觉得有些名人功成名就后让人从放牛娃开始追述革命生涯似的嫌疑。

认真的想想,自己的的确确的就做过放牛娃。那还得要从队里的那条大个水牛说起。

我们队内有两条牛,一条是个大毛色光滑水亮的黑牛,我们常常称它“大黑”,另一条就像他的主人一样干瘦乖戾、毛色微黄的水牛,我们称它“二黄”。我的父亲和队里的祁三爷为队里指定的专职用牛人。父亲负责喂养并使用那头大黑牛,三爷负责使用那头叫“二黄”的牛。经过多年驯养调教,两条牛也逐步适应了各自主人的性情,养成了性格迥异的“牛性”。

我父亲是个脾气暴躁而做事古板的人。在他的调教下,“大黑”成天默默无闻的负责耕地、打场,极有修养的围着主人无怨无悔的干活。父亲总本着“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季”的老思想,耕地的时候,耕得深,非要将黄土翻个底朝天心里才觉得踏实。这下就累苦了“大黑”,毫无疑问“大黑”吃了不少的苦头。而“二黄”呢,就比“大黑”轻松多了。三爷是个喜欢人浮于事的人,他犁地的时候犁把总被压得低低的,铧犁就浅浅的浮在土层表面游行,犁起地来又快又轻松,但社员们栽种的时候就怨声载道了:软土层太浅,插秧时手指摁不下去。为此,估计“二黄”成天没少偷偷嘲笑“大黑”。

晚上两条牛就歇息在牛骚味弥漫的牛屋里。有年冬天,记得快要过春节了,一天早晨我从牛屋的床上爬起来,怎么也找不着自己的一只袜子。父亲就怀疑我昨天不知怎样的疯玩丢了袜子,可是到玩过的地方找遍了就是找不着。总不能穿一只袜子上学吧。那几天我只好光脚穿鞋去上课,头脑里一直疑心和我有“仇”的同学某某某偷了我的袜子?可是袜子穿在我的脚上人家想偷也没有机会啊,是不是前天中午在教室里犯困那一阵子他下的手?……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好几天。一天,牛躺下休息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大黑”脚心的蹄子里夹着我红黄相间的尼龙袜!这、这、这,真是的!嗨!

夏天的时候,牛就扣在场头芦席搭起的简易牛棚里。两条牛斜倚在地上,一边甩着尾巴驱赶叮在身上吸血的牛虻,一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回味(反刍)着刚刚吃下还充满着清香的茭草碎屑。清清楚楚的记得有一次中午,大人们都纳凉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竟伏在“大黑”身上睡着了!等我清醒的时候,几个大人站在我身边感叹:这孩子命真大!如果牛一脚踩下去……原来,我迷糊的时候“大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我竟然整整躺在两条牛的夹缝中一个晌午!牛应该是通人性的。

暑假的时候,父亲常常让我替他放牛。一开始我总是兴高采烈的骑着“大黑”威风凛凛的奔向长着草的沟渠。我的个子也实在是太矮了,但矮也有矮的办法。轻轻拍拍“大黑”的头,“大黑”就会意的低下头颅,于是我按着它两只圆滑的角顺着它的脖子爬上牛脊。这个简单的动作“大黑”也不是肯让每个人做的,那时,我大约10岁吧。到了圩边的时候,刚才那威风凛凛的感觉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人骑在牛背上,任凭“大黑”伸出长长的舌头撩着嘴边的嫩草像割韭菜似的一排排啃下去……看着远处孩子们在场头愉快嬉戏的身影,心中充满孤寂和怅惘。只好听树上知了拼命的喧嚣……

似乎又是一个冬天,“大黑”生了一头漂亮的小牛犊(我们叫它“小黑”)。“大黑”的伙食标准提高了。父亲从队里领来了豆饼和麦麸,在豆腐坊里做出了大大的圆圆的豆饼,一个一个的喂着“大黑”,连掉下来的碎屑都不肯给我们孩子们尝尝(那个饥饿的年代牛饼人也是可以吃的),因为“大黑”白天劳作同时还要担负着喂养“小黑”重任哪(每天给“小黑”喂奶)。“小黑”成天蹦蹦跳跳的跟在妈妈的身后,高兴的时候也喜欢撒开四蹄像孩子般欢快的跑上一阵子。“大黑”顿时就会警惕的张望起来,直到孩子重新回到它的身边。

70年代末,队里有了拖拉机,“大黑”、“二黄”的任务减轻了不少。后来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也不再用牛。我也没再想起要去见见“大黑”。再后来,我到城里上高中了,听说队里先卖掉了“大黑”的孩子,“大黑”不吃不喝了好几天。再后来“大黑”也被牛贩子买走了。据在场的人讲:“大黑”是最通人性的,被卖的前几天似乎就预感到自己悲惨命运的来临,不怎么吃喝。真正被牛贩牵走的时候,铃铛似的大眼里还流出了两行泪水。

这些我都没有亲眼瞧见,我想为我们队任劳任怨服务了十几年的“大黑”应该是这样悲壮而又不舍的离开的。

“大黑”,我的朋友,当时你翘首回顾的时候应该还想到过我吧。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