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乡芦笛 博客

心随博友畅游旮旮旯旯,眼跟博友遍享各地美食。交友以趣,待友以诚......

 
 
 

日志

 
 
关于我

小职员 喜宁静自在。 与其说我们在交流博文,倒不如说我们在交流心灵。目前90%以上的原创博文看了你会惊奇发现某个遥远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一类小小的人和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野游湖心岛  

2012-03-24 09:34:17|  分类: 乡情依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马湖,在老家的西边,我们很小时候都称它西湖。过去常常听到农人们撑着船互相打招呼:

“今个(今天的意思)到那块啊(哪儿的意思)?”

“下(ha)西湖挖渣(将河底水草罱回来拌污泥沤肥种田用)。”

大人们常常撑起船结伴到湖里罱泥,还常常将躲在草窠里鱼虾蟹鳖罱上来带回家改善伙食。兴之所至还跟我们讲湖心有岛,岛上有花有草,还有百年修炼的“蛇精”……说那岛叫骆家(ga)店,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去看一看。

(原创)偏养深湖人难识 ——野游湖心岛 - 湖乡芦笛 - 湖乡芦笛 博客
 
 
 30多年后的一个9月,在老家朋友帮助下,终于和几个好友相约一起游了湖心岛,圆了多年前就曾暗自种下的一个梦。由于岛还是湖心的一个天然村落,并没有开发,更没有什么游人,只好找了个农用机船登岛游览。临走前,朋友反复和船工打招呼,不许偷“工”减“料”,大家心里都好笑:原来全国都一样,导个游也要偷工减料,就连名不见经传的非旅游景点白马湖亦如此耳。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机帆船载着大家一颗悬着的心在湖里绕了起来。现在的湖已经不像我们小时候来过的白马湖了。小时候我们来的时候湖里一望无际,人烟缥缈,放眼远望似乎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点岛的影子。如今人们用大大小小的网一处一处的围起来养鱼,一百多平方公里的白马湖水面被宝应、洪泽、淮安、金湖四县几乎分完了。湖中只留下宽窄不等的大小水道,就像城市里的街巷,只是没有门牌号码罢了。有点失落,感慨归感慨,毕竟几十年不来了,闻着湖面泛起的家乡的水草清香倍觉亲切。朋友是从外地来的,对什么都感兴趣,带着专业人员才有的相机站在船头不停的拍照:水鸟、芦苇、荷叶、棹船的渔家女……

约莫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湖心岛——骆家(山阳人读:落-ga)店。这是我神往几十年的湖心岛。听说全岛人都姓骆,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我们登岛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落霞与孤鹜齐飞时分。残阳如血也好,半湖瑟瑟半湖红也罢,总之,带着像拜访阔别多年的情人一样的心情我们终于来了。

原来这个所谓的“岛”也就是湖中突兀的土堆群加上中间的原始村落而已。“岛”四周长满了树,七零八落的村舍依“岛”傍水,如今清一色的青砖瓦房。四周除了偶尔一两声鹅鸭鸟的叫唤声外,还比较宁静。岛上没有什么完整的大路,我们只好沿着农人自己铺就的青砖小路弯弯曲曲的绕了起来。小路两边盛开着农家常见的鸡冠花、月季花……但也许已经感觉到盛夏的即将终结,番瓜叶中间还顽强的开着些橘黄色小喇叭一样的残花,花蒂处还不依不饶的结着一柄再也不会成熟的番瓜妞。

听岛上人讲,现在岛上有七八十户人家,以捞鱼摸虾为生。原来岛里共有骆王两大姓,两个生产队,现在属于洪泽县。我们仔细一瞧,的确我们所在的地方叫王庄(原来并不是都姓骆)。东边的一家墙上隐隐约约的还看见“一切听从华主席指挥”的石灰水粉刷的标语(真担心他们把这个标语涂掉,如果这个岛将来开发出来旅游这个标语也该有时代性了)。据时间推算,这个标语应该是1976~1979年左右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就有青砖瓦房应该算是比较富有的人家。我们好奇的问:“这家房子这么破旧怎么没有新翻盖一下?”村民们不知是自豪还是怕我们小瞧了他们,操着浓浓的淮安口音告诉我们:“他家早就到苏州落户去了!”

(原创)偏在深湖人未识 ——湖心岛野游 - 湖乡芦笛 - 湖乡芦笛 博客

 

当然,岛上也有新建的楼房,肯定也有不少人愿意临湖而居,与成群的鸡鸭为伴,吃着自己种植加工的米面……

一会儿,我们又聊起了生活:“你们吃鱼不愁,吃肉怎么办呢?岛上也不可能天天杀猪啊?”原来他们这儿天天也有贩子,棹着船过来,一方面到他们这儿收购鲜鱼活虾,一方面卖给他们油盐酱醋,真是一举两得啊!

其实我们是多虑的,就在我们登船返回的时候有一艘游轮模样的快船从我们旁边经过(如果有人招手他们就会随时停靠下来)。船上男男女女一排一排的坐满了人,就像一辆湖中行驶的汽车,大约是湖西岔河到湖东山阳的定点班船吧。我还和朋友开个玩笑,我说这个“公共汽船”也应该算是白马湖的“刚朵拉”了。天色渐晚,我们赶紧跟着“刚朵拉”留下的余波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骆家店。

晚饭是在湖东“水上漂”吃的。“水上漂”实际是一艘大水泥船,常年漂在水上。里面分隔成大小不等的雅间。每间“房”里都有空调,大厅里有电视,虽然漂在水上,但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一般供人们白天游湖、钓鱼,晚上到船上喝酒打牌。

夜幕降临,湖边格外宁静。远处湖堤上隐隐约约传来些农人家的鸡鸣犬吠更增添了湖区的静谧。我们一边吃着原汁原味的家乡草鸡肉,一边喝着还泛着湖气的野鱼汤。几杯老酒下肚忽而心旌摇荡:家乡的湖哦,藏在深闺的你,何时才能为世人所知呢?

忽然明白,多年在外,一直纠结于心的原来还有一丝对家乡深深的眷念,难怪平时每回一趟老家总会觉得有一股莫名的轻松愉悦,这个感觉似乎比回甘的老酒更浓更烈。(记于2009年9月6日星期天)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